我说

小弟真的不玩tag了,一方面是欠太多了,另一方面是每次玩了都精疲力尽。aduh,我负荷不了。

Friday, October 31, 2008

寿星老师

昨天10月30日,我可爱的化学补习老师生日哦。

[ 好像在淫笑中。 ]

我们的庆生计划本是如此 :
* 到补习中心,不表露异样。
* 朋友,晓韵和嘉恩准备蛋糕在房外。
* 一切就绪,我便关灯。
* 晓韵和嘉恩捧着蛋糕及礼物进来。
* 大家合唱生日歌。

虽然只是小小的计划,希望会为老师带来小小的惊喜。殊不知,老师竟然在我们不留意下走出了房间,下楼去。

这样一下去,就遇着了晓韵和嘉恩像乞丐般捧着蛋糕,蹲在楼梯口。

老师看见时倒还认不出,以为是隔壁补习中心的学生。看见了蛋糕,才注意倒是晓韵和嘉恩。立即回头哈哈笑了两声。真的是两声。

这么一个小计划就泡汤了,我们郁闷到顶点。

我们都觉得老师老早已猜到我们会帮老师庆祝,但又等不及了,所以去下面看个究竟。老师还要以拿东西为理由,心机真重。嘻嘻。

让你们看看礼物吧。

[ 好多礼物哦。 ][ 卡片内的乾坤。 ]

也送上老师切蛋糕与吃蛋糕的写真。

[ 刀法干净利落。劲!! ]
[ 老师形象毁了。嘻嘻。 ]

在送上老师开礼物的短片。

video
[ 请注意听。老师不愧是化学老师。 ]

老师是一位很好的老师。老师从未发过脾气或责骂我们。

倒是我,上一次敷衍做功课,做错了,让老师失望。

老师,对不起。

现在,我都有在努力了。我的化学考试一定会拿到A,让老师骄傲的。

寿星老师,一直开心下去哦。

[ 寿星老师与礼物的照照。 ]

后记 : 老师一直以化学原理对我们的礼物嫌三嫌四。嘻嘻。

Wednesday, October 29, 2008

华文学会

10月25日,我出席了丹那布爹中学2008年度第十二届华文学会之夜。

今年的我不在是其中一位筹委,而是以即将退职的老理事了。

为了不要引人注目,我选了件普通的黑色衣服穿。可殊不知,众老理事都心有灵犀一点通,一半穿着黑色,另一半穿着白色。果然办活动所培养出的默契不是拿来装饰的。

当晚让我震惊的还是我们的猛男,佳嫣尽然遵守胡乱定下的承诺,以一身淑女打扮出席,一改之前的女生不应该有的男子气概。她不只身穿裙子,还把星星放在头上。

接下来,就看看我与朋友们的照片吧。

[ 旧三大元老 : 主席美玉,财政治翰,署理主席佳嫣。 ]
[ 我难得高过大只明。 ]
[ 笑容灿烂的阳光不美少男,大眼黄男。 ]
[ 新二元老,署理主席美琪。 ]
[ 新大元老,主席美婷。 ]
[ 爱装酷的司仪,国安。 ]
[ 美美的司仪,采颖。 ]
[ 最后当然不忘来一张理事大合照。 ]

华文学会是另一个在中学时期为我带来许多回忆的组织。许多的欢笑,许多的泪水,都曾在活动中付出过。

除了每年的华文学会之夜,我曾办过
Form 2 : 生活营。
Form 3 : 歌曲创作比赛。
Form 4 : 文化日与文娱晚会。
Form 5 : 歌唱比赛。
[ 我在画歌唱比赛初赛的舞台布景,隔天就发高烧。 == ]

我在华文学会中体会了很多,也学会了很多。它让我体会到人情温暖,让我学会处事方针,甚至是相处之道,生存知识。

华文学会让我茁壮成长。

这一次的华文学会之夜让我知道后辈也在成长,独当一面。看到他们为华文学会尽心尽力的模样,心中涌出一股欣慰和感动。似乎已经可以放心把学会的未来托付于他们了。

学弟学妹们,加油吧。



P/S : 照片中的我吓到大家的话,我在此说声抱歉。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我亲爱的班


[ 我亲爱的班,5S1。 ]

2008年,终于来到了我待在学校的最后一年。从当年的无知小白痴,如今已脱变成打不死的金刚考试机械人。

但,有时还是会补补油,偷偷懒。

油价最近又降低了,补油偷懒得很猛。猛得像股价下滑的趋势。

已是最后一年的班级照了,班上的同学都左手持镜子,右手拿梳子,打理自己的仪容,誓必要美死人不赔命,博得个漂亮照。

班上有几位老友鬼鬼已经与我渡过五年的风风雨雨。他们就是与我组成 [六只金刚,三只老鼠,一只大象 ] 组合的死党们。党员请看[后排右二],[后排右三],[后排右四],[后排左五],[后排左四],[后排左二],[中排右一],[中排右五],[中排右七]以及缺席的佩儿小姐。为了让大家一睹她的芳颜,我就po张照片吧。
[ 佩儿与丑丑的我。 ]

要介绍班上的人的话,这篇必定长篇大论了。所以,我只介绍坐在我左右的好兄弟了。其他的朋友,抱歉咯。

[后排右四]
信明,别名大只明,虽然form 3才与我们同班,但是我从form 1早已认识了。平时最爱与他乱哈啦的,有的没的都能说。爱演的份决不少他,有多少次因为他的戏份令得我们乐不欲生。大只明还保留着无城府的赤子之心,单纯让他说话心直口快,也因此引起别人的不快。年少的他凭着稚气加帅气的脸庞,已在辩坛当个小名星,俘虏了许多少男少女的芳心。

[后排左五]
永康,别名大眼黄男,认真时一脸凶狠得可进黑帮,但可以应征黑帮干部一职的时刻少之又少。虽然大家开始都认为他是少根经的阳光不美少男;殊不知,私地下的他色得很呢。最近的他就在唱[罩杯之歌],要打入歌坛。他常常在我与大只明哈啦时,三八地加入,抛个冷笑弹,中止我们的谈话,然后自讨没趣地离开。大眼黄男的冷弹可不是盖的,冰人也需进修了。

还有[六只金刚,三只老鼠,一只大象 ] 组合的其余七位死党们。非常感谢你们让我在学校生涯留下许多回忆。

[ 六只金刚,三只老鼠,一只大象党非法集会照。 ]

当然,我也很珍惜与其他朋友们之间的友谊和学校生活。我没在这儿提及你们不代表我不在乎你们。

自作贱,惹人厌的同学们,也多谢你们让我们有诅咒你们的时候来当消遣,减压减压。

5S1,我爱我的班,我可爱的班。嘻嘻。

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汐's talk-第四话

“好巧呢。”
“对呀。”
“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
“感觉上你好像知道我会在这儿出现。嘻嘻。”
“可能吧。天晓得。”
我们就是这样寒暄着。我虽然没像她所说般知道她会在那儿出现,不过想遇见她倒是真的,哪怕只是在一瞬间的擦身而过。

一瞬间得像大爆炸刹那发生形成地球。但,那瞬间不属于我。

上一次遇见时,过程仓促,我并没有好好注意到小夕的样貌。现在望着小夕,觉得她离我想象中的并没多大差别。

一头束起的乌黑短发,白里透红的肌肤,一双凤眼在清秀的脸庞上,带着一副粗框眼镜,仍挡不住眼睛烁着闪波。小夕身上没有穿着穿着白色小礼服,只有普通学生的蓝色校裙。

那校裙的蓝色有别于其他,它似我我的水壶,似我的练习簿,也似我心中的那股忧郁。

“你是小夕吗?”
“你怎么知道?难道...?”
“别误会,昨天我听到你的朋友是那么叫你。”
“原来如此。”
“我别无他意,别担心。”
“好的。我确实是小汐。三点水加上夕阳的夕。”
小汐一边说,一边在空气中用手指比划着。
“噢,是郁文汐的汐。”我喃喃自语。
“对。就是郁文汐的汐。”

小汐大声的回答着我,吓到了我的人。因而也动了我的心。

“你也有阅读迷宫城池?”
“是呀。那可是一本好书。”
“我也认同。”
“我的全名是植小汐。只有汐跟郁文汐一样,其他的都不像。”
“那倒是呢。呵呵。”
小汐确实没有郁文汐那般不食人间烟火的优雅气质,但她却有温暖着红尘的活力。它是与阳光不同的温暖,它比一切热能的温暖更为温柔。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对呀。”
“难道是夏晓光?”
“没那么巧啦。我的名字是治翰,李治翰。”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笔在纸上写。原因无他,只因名字特殊。
“喔。好特别。”
“你的名字也不普通呀。”
“但却给我带来许多不便。”
“嗯,有同感。”

这一刻,我们心灵上都达到了共识,也被老师干扰了。

老师在毫无征兆下开了门进来。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打断了我们的心灵共识,打断了我们惺惺相惜的时刻。

“我先离开咯。等下见。”
小汐在临离开办公室前,用俏皮的语气说。

等下?等下指的是我们会在见面?而且短时间内?




To be continued,
汐's talk-第五话 : 朋友

Friday, October 24, 2008

Saving Planet Earth

[ tadah! my artwork for Dasein drawing competition. ]

The title of the competition is SAVING EARTH PLANET.
Our mother Earth now is facing many problems.
The most one should be the pollution.
At first, i want to draw a boy decorating the Earth with plants.
But end up with sucking all de pollution with vacuum machine.
An brilliant idea from my friend. ^^
Last word, every single little thing we did will bring a big difference around us.
Think before do.

Thursday, October 23, 2008

简单的幸福

前天晚上,我家客厅就有这么一段谈话。

妹妹拿着颜色笔,眼带小孩应有的不受污染的无邪眼神对爸爸说。
“爸爸,我要画画。”
“好啊。你就画吧。”
“但我要爸爸画给我看。”
“爸爸都不会画画的。”
“我就是要爸爸画。”
“你还是叫哥哥画吧。”
“我不要,我不要。就是要爸爸画。”

“你要爸爸画什么?”
爸爸敌不过妹妹那无辜的眼神柔波,接过颜色笔,彷徨要画些啥。
“我要狗狗。”妹妹微笑的说,笑得很甜,好像奸计得逞了般。
爸爸立即露出被考倒的表情。我仿佛还看到爸额头流下滴滴汗珠。
爸爸随手一画,画出一只似马的狗。
“我还要牛牛。”妹妹直嚷。
“还有苹果。”
“兔子。”
“屋子。”
“树。”
“还要......”

虽然爸爸画狗似马,但妹妹开心。

虽然爸爸画艺不精,但爱女心切,都一一完成妹妹的要求。

虽然别人看了会觉得这种事情很普通。

虽然这情景许多家庭都会发生。

但,这天伦之乐所带来的幸福有多少个人在珍惜?

这种幸福充斥于我们身边,普通得难以让人察觉,溜走时也不留下那么一点痕迹。

这是一种幸福,简单的幸福,平凡的幸福,亦是缺少它的人想要的幸福。

我只能说,请珍惜当下,别在失去后才来说如果。

Sunday, October 19, 2008

班上小插曲-次曲

PMR的学生正埋头于考卷中,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卖火柴般努力着。

我们因此被迫要在别班上课。那儿真是异常地热。虽然我一大早已占霸风扇底下的位置,那儿的闷热仍然能煮沸我体内的水分,让我眼睁睁看着缕缕蒸气升天去。

安息吧。我的水分。好走,不送了。

同时间,我也听见丹炉内的孙悟空在取笑我。真讨人厌。

在一旁的大只明和大眼黄男竟然还有精力争吵。

饶了我吧。请不要牵涉到我。

大只明明智地选择停止了与大眼黄男的争吵。

真是谢天谢地,我要还神了。

“你不觉得大眼黄男最近怪怪的?”大只明问。
“还不是那般色。”
“他还有无缘无故发起大少爷脾气和胡乱打人呢。”
“是吗?”
“我真怀疑他是海南人,有海南头风。”

这时候,大眼黄男三八地参与我们的谈话。
“我并不是海南人。只是,我最近吃多了海南鸡饭。”

他的话是那么的冷,我好像被少林足球内的周星驰踢去了南极。

为何不是北极?因为我不想遇见兴起拔光身上的毛的北极熊。

为了让谈话继续,也为了让这闷热的班添上些凉意,我说
“那我觉得我有海南头风并不是因为我是海南人,而是应为我爱看张艾嘉的海南鸡饭。”

不过不知怎么了,语毕后大只明和大眼黄男不再理会我了。

我把谈话转述于另一旁粉红朱小姐时,她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不再理会我。

难道我说的话太过有深度?

如果我说给冰人听,他会怎样呢?去北极找熊?回到冰之世界?我不晓得。

那时候的我,头里幻想着大眼黄男穿着性感泳裤,露出拥有相同卷度的体毛,站在海边,化身为海.男.人

原来,我是那么的冷。

别误会,我是直的。



P/S : 暴力倾向班长威胁我必须告诉大家她是位正值含苞待放的少女,否则会被她大御八块。

班上小插曲-首曲

虽说班上小插曲,但,第一件事情并不再班上发生,只是发生于我与班上同学之间。

这也算是班上小插曲吧。

算了。不为限制所限制,跳出一成不变的框框才是我人生的原则。

话说为了庆祝大只明,苏聪明及泼辣小红帽的生日,我们办了个小小庆生会。在庆生会前,我与白猴子,粉红朱小姐,飞机女孩便约了大只明去看了部电影-画皮

在电影院内,我们巧遇苏聪明,暴力倾向班长以及其他朋友。是多么的巧呢,就好像纪存希与陈欣怡那么巧地上了床,有了孩子,结了婚。

灯暗了下来,帘卷了起来,但我们的雀跃心却按捺不住,兴奋地高谈阔论。

我深怕会被人以爆米花丢得千疮百孔。

第一幕,王生在战场出现了。
“他好有野性的帅,不羁得来又狂野。”我说。
我的朋友瞪大了眼镜看着我,一脸怀疑的表情。
我是直的好不好。

第二幕,小唯被怀疑是妖精。
“我不需要当王夫人,我要在你身边。”小唯对王生说。
“我只要当王太太。”大只明接话。
立即,我们白眼了大只明。

第三幕,王生与小唯在梦中缠绵。
暴力倾向班长为了不让朋友的思想被荼毒,以双手挡着两旁朋友的视线。
但同时间,自己的色心也大起,观看得津津有味。

第四幕,王生与佩蓉起了争执。
“你就娶小唯为妾吧。”佩蓉说。
“我不要!”王生大喝。
“抱歉,我一时说错了。我真的能吗?”大只明又接话。
再一次,我们白眼大只明。

第五幕,佩蓉为了王生喝下妖毒,变成白发妖魔。
白猴子因为这感动的一幕,让她的眼泪在无人知晓中默默落下。
但,我看见了哦。
我在想:白猴子是把自己幻想成佩蓉,伤心得落泪;还是因为佩蓉当时与她的猴毛一样白,感动得落泪呢?
或许,白猴子过后会把自己的真名,佩儿改成佩蓉,永远纪念她。

原来,一部电影能有那么多趣事发生,人的百态便这样呈现了出来。

大家当看电影时,不妨留意朋友们的举动,肯能会有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不过,为何身为狐狸精的小唯脱下了人皮,是蚯蚓精的化身呢?这疑问缠着我的思绪,久久不散。

为何呢?

谢谢读者的捧场,成为我的推动力,继续编写汐's talk。因读者们拥有想探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好奇心,而频频询问小汐真人是何方闺秀或我与小汐的正真关系。我便写了这篇[ 序 ]来为大家解答。

至于看了[ 序 ]仍像蜡笔小新色心大起,胡思乱想,想到热情的撒哈拉沙漠去的人,我只好发挥毒不死人不罢休的毒舌功说你自作贱,惹人厌,成为仙人掌的养分吧。

请你不要对我高唱: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

言归正传,汐's talk这爱情故事里的小汐其实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一位女生。

我并不是患上啥痴想症,我只是想象力稍微比常人丰富。

与其让想象力长灵芝,不如让想象力使唤我的手指,在键盘上游走,在部落格上贴文章。

小汐是在我阅读了夏晓光的著作,[ 迷宫城池 ]后有感而发,想象出来的。为了报答夏老师,我也用了女主角的名字,郁文汐的汐来命名小汐。

小汐在前三话都为小夕,并不是打错字,是因为当时的治翰尚未认识小夕,不知她的真名。

基于懒虫大显功力,我以自身为男主角。

我仿佛透过电脑荧幕看见一只又光又滑,在蠕动的大懒虫。

再者,顺便一解我明星之梦,爱演之瘾。再来,是躲进任我编排剧情的虚拟世界,逃避重过大只明的考试压力。


故事里的咖里菲们都是我在真实生活里可爱的朋友们。故事情节有许多幕也是从真实生活里体验到以再加改编的。

感谢我亲爱的朋友们给了我那么曲折离奇又精彩无比的生活,好让我能创作。

一切谜底将会在接下来的文章里像蝴蝶破蛹而出般揭开,所以请留守哦。谢谢

如还有任何疑问,可以在问我。但,别乱乱想了。小心我会用 M-16 射杀你。

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停机

噔 噔 噔

很抱歉大家。汐's talk 必须暂时停机。

原因无他,本人正缺乏灵感。

与其写篇本人亦不满意的文章来欺骗读者(我的文章应该无人问津),不如让我利用多一点时间,酝酿出情感,写出极佳的作品,满足大家。

当然,本人也是基于不想为了急于一时,猛搔头,令到千丝一夜归尘土。

不过,仍然会有[ 班上小插曲 ]作为前菜,让大家开胃开胃,好方便消化精彩绝伦的汐's talk-第四话。

这应急方针就好比没杯没茶匙,硬要喝咖啡。

首先把咖啡粉,奶精或砂糖及温水都倒进嘴里,大力漱口大概顺时方两圈,逆时方三圈,便能饮用。

冰人看了必定会回北极,与兴起拔光身上的毛的北极熊居住。

最后,谢谢捧场。

噔 噔 噔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汐's talk-第三话

回到了家,开了一罐“百加”,带上眼镜,因为老师说我带了眼镜较有书卷气,坐在电脑前,嘀嘀嗒嗒地开始我身为一位博客的工作。

回想刚才,好像把照片都贴在眼前,历历在目。

我冲了向前,拉着她的手。
“你就是小夕?”我喘着说。
她一脸惊吓。
“是...是的。”
“我找你找的好辛苦。上天终于让我们相见”
“有什么事吗?”
“我们注定在一起,你愿意吗?”
“好...好的。”

以上夸张得像大只明能在一天内减去二十公斤的剧情只会在没素质的爱情戏剧内发生。

当时候的我,并没做出任何举动。

她是否就是我想要见的小夕?谜底是?真相是?你们知道爱因斯坦临死前说了一断什么话吗?答案是无人知晓。

无论她是不是小夕,都没关系。我选择相信她就是我想要见的小夕。一来,不想真的小夕会让我梦想破灭。二来,每个星期我都能在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遇见她。

虽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的自欺欺人,也是我的浪漫。我可以去演阿旺第三季了。

我把这一切都告诉了我的另一位好友,冰人。冰人有很多我的秘密,得罪他等于自寻死路。为何他自称冰人?请看这则笑话。

有一颗橙,剥了身上的皮,躲进了摄氏零下三十度的冰箱。过了三十分钟,说了一句
“好冷哦。”

冰人说的话正是这般冷。

“我是觉得她就是我要见的小夕。”
“是哦?”
“对。”
“那你就继续觉得吧。”
“那...”
“我睡了,再见。”
冰人冷冷地敷衍我,并挂了电话。

我关了冷冷的电脑,上了冷冷的床,在冷冷的电话播着Acid House Kings的Sleeping下,去了跟周公说抱歉。

一切都那么的冷,冰人比一切更冷。

翌日早晨,一切都那么美好。空中弥漫着受污染的空气,温室效应带来的高温,收音机播着动荡政治的新闻,就这样展开新的一天。

不过,想起要向老师报告学会财政报告,我的心情就乌云密布了。

一如惯常,我必须在空荡无比的办公室等待老师的大驾光临。一份报告必须搞得像Men In Black完成任务那么神秘吗?

门打开了,我心想尽快交代完毕便回班睡觉。但,进来的不是老师。我定神一看,竟然是小夕。她的表情也显露出被惊吓。我好像在她脸上看见惊吓这两个字。我有那么恐怖吗?

“嗨。”我有礼貌地说。
她也回以一个微笑。

这是她给予我的第三个微笑。




To be continued,
汐's talk-第四话 : 办公室时间

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汐's talk-第二话

在午觉梦中,始终没有找到小夕的踪影,换来的却是头昏昏的的感觉。头昏得觉得随时会转向一个转角,然后遇上爱,可能遇上的是小夕,或是蔡依林也不差,可以来张合影。

梦不到小夕没关系,那就自己幻想好了。我并不是变态,我只是像盲人,以想象力拼凑出小夕的模样。

清秀的面貌,白皙的皮肤,乌黑滑顺的头发,时刻在闪动着含情柔波的眼睛,穿着白色小礼服,轻轻地跃动。

这就是我想象中的小夕。

虽然我已尽量不眨眼,时间仍然过得很快。提着蓝色小水壶,拿着蓝色练习簿,便独自赴与补习老师的约。

我不喜欢蓝色,但蓝色却能代表我内心那不为人知的忧郁。我喜欢紫色,它代表着我外在的轻浮。

到了老师家,便缴学费,发现我名字被写成志汉。这老师必定是会拿周星驰的赖尿牛丸来打乒乓的人。切记,我叫治翰。

上课了,没有大只明的打搅,我还是没专心。我任由我的思绪自由飘浮,就像孙悟空乘着他的筋斗云。

“李治翰!”老师大喝。
“是?”我回神一答
“你在神游吗?”
“我不想欺骗老师,所以答案是是的。”
老师也不知应该欣慰有个诚实的学生,还是生气因为学生不专心。老师没好气理我,继续教课。

我也不介意老师是否生气。不是我不想理,而是我无暇去理。因为我被一道在我诚实回答时发出的笑声吸引了。那笑声甜美,主人似乎是一位清纯的小女生。

我回头一望,正有一位穿着白色衣服的女生在微笑。幸好我不带微笑,不然就有如长恨歌里的回眸一笑。

“他在望你喔。”她身边的朋友说。
她的脸顿时像跌在牛顿头上那颗苹果般红,并赶紧低下头。我也赶快把头当火车转会直线轨道。

但我按捺不住,仍然再次回头望他。她也微微抬起头窥望我。我们好像拥有相同的频率,同时望着对方。这一次,我们都直视对方,回以礼貌的微笑。

过后,我都一直在想如何找机会与她交谈。

放学了,她从我面前经过,微笑以示再见。再见这两个字,却有如千斤重,不,有如大只明重就足够,在我嘴里打混,不愿出来。我只好目送她离去。

“再见了,小夕。”她朋友对她说。
“嗯,再见咯。”

小夕?她叫小夕?难道......
(背景音乐 : Maybe,The Submarines)




To be continued,
汐's talk-第三话 : 再遇小汐

Monday, October 13, 2008

汐's talk-第一话

开始,您必须知道我的名字。我叫李治翰,但不知怎么的,别人都叫我志汉。这情形就好像他们分辨不了周星驰的赖尿牛丸与乒乓球之间的不同。可能您会奉劝我改名字,可是我是不依的,这是难得的好名字啊。

所以,请记得我的名字,我叫李治翰。

今天在班,大只明频频告诉我他有多担心会患上大象腿病症。
“你知道患上的机率有多高吗?”我问他
“有多高?”
“应该和你在二十岁前找到女友的机率相同吧。”
大只明立刻给我不屑的表情,继续他手头上的功课和担忧。

虽然我口是这么说,但心想:我在二十岁前找到女友的机率呢?你们知道被豆腐花啃死的机率吗?我觉得两者应该相同吧。

大只明是我的好朋友。他拥有男人的力量,女人的细腻,简直是两全其美,就连河莉也被比下去了。他喜欢有内涵及墨水的女生。如果他活在张爱铃的时代,必定对她展开追求攻势。希望他早日找位到贤妻良母。

不过,我诚心祝福他,今晚的补习我就却被他放了飞机(为何是飞机?不能是战斗机,超音机或肯德鸡吗?),必须独自一人上课。虽然我五音不全,依然只好高唱:寂寞难耐,誓要逼得老师吞墨自杀。

另一厢,我在尝试理解为何三姑六婆甲已,凯丽和婷婷能因为没有笑点的谈话而开怀大笑呢?那冷的感觉令我想起兴起拔光身上的毛的北极熊。我跟它有同感。

凭着叛逆少年期仅剩的良知,我并没有为了得到宁静而打断他们自娱的谈话。隐隐约约中,我仿佛听到了一个名字:小夕。

因为小夕这一个名字,打乱了我的生活节奏。

回到了家,无力地躺在床上,不断地回想着同一个名字。小夕,这名字让我着了魔般似的,就像地中海患者渴望茂盛的头发般。

小夕,小夕,我像和尚念经般一遍遍地念着,耳边响起Lady Lenka的The Show,沉重的眼皮也随着旋韵慢慢闭上,期望能在梦乡排除周公缠身之难,尝试找寻小夕的踪影。




to be continued,
汐's talk-第二话 : 遇见小汐

Addiction

[ I will say love to what I like ]

Today I urge my dad rush to kuantan parade after I accompany my mum go to giant.
( I am such a good boy that will accompany my mum XD )
But for what??
The reason is I want to buy comic book.
Hahas.
Yup, is just to buy comic book.
You didn't read wrongly.
Arghhh
I am so addicted to read comics book since I know how to read.
Besides of reading comic book, I also
addicted to draw,
addicted to sew,
addicted to make paper toy,
addicted to make pixel,
[ pixels I made, see how cute they are =D )

Recently, addicted to blog.
Uuwwhh
I just can't get rid of these addictions.
Since is so hard to get rid of them, i choose to love them.
Let the addictions stay and rock!!

Words of today :
Be yourself, why cares about other people??

Saturday, October 11, 2008

SPM

[ is me that gonna fly to heaven ]

OMG!!
SPM is just around the corner. ><
Just only 1 month then I have to face the exam.
Nervous nervous
Impossible I have enough time to finish all revision.
I think I shall let go some subjects.
I only hope to get 10A anyway
hahas
In the trial exam i get 8A, only 2 more to go.
hopefully i can get what i wish to. XD
Wheeee
i found out sejarah is quite interesting and entertainting.

Words of today :
Believe in yourself, try to achieve whatever you want.

First yappy

This is the first post i write in this blog.
But i am not a newbies since i have a blog last time.
The previous blog is resting in peace by now ( i think so XD ).
I will stop my yapping at here.
Wish all of you enjoy reading my blog.

Words of today :
Don't ever let the misery has a chance to conquer your mind =D